资讯中心

年轻人们不想再穿又土又贵的婚纱,设计师们的机会来了

2019年11月13日 14:06  来源:华衣网
核心提要:越来越多的千禧一代女性选择放弃传统的新娘礼服,购买更加实际的产品。

  在童年的成长过程中,Dora Kloppenburg并没怎么幻想过未来自己的婚纱什么样。但是当在今年二月订婚的时候,她清楚地知道自己不会穿什么。

  “我从来没有梦想过白色的公主裙,我只是觉得我自己不会穿着那样的衣服,”她说:“但,我还是想感受一下婚纱的奢华。”

  这位居住在乌特勒支的配饰设计师最终在网上用1260欧元订购了一套丹麦设计师Cecilie Bahnsen设计的套装:一件体量蓬松的白色衬衫和短裤。订婚仪式上,她把这套衣服与番茄色的凉鞋和白色的花朵搭配在一起。

  Kloppenburg买的这套结婚礼服不仅仅是为了她的大日子,她打算把这件衬衫和紧身牛仔裤配着在平日里穿着,短裤则留到明年夏日。她说:“人们会买一件漂亮的大裙子,然后只穿一天,但是我想穿得更频繁。”

  越来越多的千禧一代女性选择放弃传统的新娘礼服,购买更加实际的产品。Kloppenburg就是其中之一。这种转变不仅标志着人们日益希望衣服不仅能走婚礼红毯,还能之后穿着进行派对,也揭示了婚纱行业的过时的套路,这些套路已经老到迎来需要被颠覆的时候。

  对更实穿的礼服说“我愿意”

  婚纱零售是一项大生意。IBISWorld的数据显示,其全球价值约3000亿美元;来自Lyst的数据则显示,23%的新娘在婚礼当天买的不是一套而是两套礼服;婚礼在线市场The Knot表示:婚纱的平均价格上涨了12%。

  但随着消费的飙升,人们的口味发生了变化,对新娘应该穿什么的定义也发生了变化。Lyst的2019年婚纱报告显示,网上对有口袋的礼服和白色套装的搜索量分别增长了83%和43%。《The Edited》发现,从2018年到2019年,婚礼产品增加了225%。

  时尚界的包容性运动最近也得到了婚纱品牌的响应。在10月3日至8日举行的纽约婚纱时装周上,Theia的创意总监Don O'Neill让残疾模特Bri Scalesse穿着一件象牙色重工礼服走上T台。以色列设计师Galia Lahav最近的广告由参加了维密的跨性别模特Valentina Sampaio出镜。

  然而,一些专家认为,婚纱行业仍然停留在过去。Edited零售业分析师Avery Faigen表示:“大多数品牌都只提供有限的尺码以及一年两个系列。”她指出,除了像Torrid和BHLDN这样的零售商,婚纱市场在如何接触不同尺码和品味的消费者方面进展缓慢,很少有品牌关注租赁和可持续发展等话题。

  新娘装一定要新吗?

  尽管许多新娘仍然渴望传统的“教科书级”婚纱——比如Vera Wang或Marchesa的婚礼礼服。但电商已经为Kloppenburg这样具有可持续发展意识或更为节俭的消费者提供了合理的解决方案,这些消费者正在从二手婚纱市场或是大众市场那些受欢迎的品牌寻找替代产品。

  传统品牌也未能应对购物习惯的变化。在英美,许多准新娘都会选择从The RealReal或StillWhite选择购买婚纱,后者是由Bruno Szajer和他的妻子Ingrid于2010年创立的婚纱转售市场,第一件售出的婚纱是她自己的。通过StillWhite出售的衣服价格是原始零售价的50%到60%(平均价格为955美元)。据Szajer介绍,自推出以来,网站卖家已经赚了2300万英镑。

  “在早期,婚纱都是准新娘们在线下亲自挑选购买的,”Szajer说:“如今,77%的礼服是在网上购买的,其中30%来自海外买家。”

  消费者也越来越多地在婚礼前几个月甚至是几周选购婚纱,这与奢侈品婚纱的准备时间也很不一样。

  这种转变对传统的婚纱精品店造成了沉重打击。佛罗里达州的Alfred Angelo婚纱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婚纱制造商和零售商之一,在2017年7月宣布退出并申请破产。美国连锁品牌David’s Bridal,新娘从中可以找到平价的连衣裙到Vera Wang的婚纱,破产后于2018年底开设反弹,但仍然面临2.5亿美元的巨额债务。

  用设计颠覆婚纱市场

  电商的公平竞争环境和过时的婚纱行业也为新一代设计师提供了空间,他们模糊了婚纱和成衣之间的界限。

  Net-a-Porter的婚纱专区同时展示了婚纱品牌和白色连衣裙,以及从Emilia Wickstead、Cecilie Bahnsen、网红品牌Les Rêveries等等一系列新锐设计师设计的单品。其中,最实惠的一件是由Halston设计的迷你裙,它被称为“时髦的第二款迎宾婚纱”,但也可以作为鸡尾酒礼服出售,仅售275美元。

  最近,Amy Trinh和她在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的同学Evan Phillips一起创立了Wed,这是一个创造雕塑般轮廓和超现实主义服装的品牌,Simone Rocha和Comme des Gar?ons的粉丝应该对其很感兴趣。

  Wed是在Trinh订婚后创立的,但是和Kloppenburg一样,她当时很难找到一件合适的衣服。该品牌的风格大致为黑白双色。除了品牌名称,两人更希望消费者考虑的是婚宴之外的东西。在巴黎时装周期间,两人在Child Showroom首次亮相,其设计理念得到了买手们的积极响应,这让他们感到十分惊讶。Trinh指出,一些买手似乎热衷于将Wed定位为成衣品牌,而另一些人则倾向于将其定位为婚纱设计师。

  “我们在设计时一直想着礼服的概念,以确保这些连衣裙足够特别,但还会问,‘我可以在婚礼后穿着吗?”Trinh说道:“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我们就会删掉这个产品。”“或者改变它,”Phillips笑着说。

  两人采用廓形、珍珠、蕾丝和钉珠进行设计。为了加强耐用性和可洗性,Wed的衣服同时采用了合成纤维和天然纤维。Phillips说:“如果你把红酒洒在白缎子上,你甚至不一定要去洗,而且洗得太用力会毁了这件衣服。让这些裙子撑过那一天非常重要。”

  像Wed和Bahnsen这样的品牌并没有与全世界的Vera Wang们展开竞争,而是坚持进行成衣化设计。Trinh和Phillips计划通过每季推出新系列来增加品牌的知名度,而不是沿用传统的婚纱发布日程表,他们正在考虑在这个系列中加入更多的颜色、印花和配饰。

  德国出生的晚装设计师Paula Knorr在设计成衣时看到了婚纱的潜力,但她选择将两者分开。其新娘装系列以白色的标志性造型为主,从宽腿长裤到高领褶皱上衣不一而足,价格适中,亮片连衣裙零售价为700欧元。一些产品弹性十足适合跳舞,Knorr目前还正在探索可生物降解的亮片,为那些讲究可持续发展的客户提供选择。

  Knorr表示:“我收到的大多数婚纱要求都是来自于那些只是想买白色成衣的女性。她们对传统礼服和其价格不感兴趣,她们想买可以重新穿的衣服,能够打造不那么传统的婚礼造型。”

  这些新时代的婚纱产品挑战了新娘礼服与成衣之间的区别,不一定仅仅在于前者在无数浪漫电影中看到的定制体验。假设奢侈品牌和婚纱专卖店继续为准新娘们提供童话般的试装体验,那么像Kloppenburg这样的其他新娘们就会松一口气,她们只是想找到一个方便、打理便宜的选择。

  Phillips说:“购买婚纱的体验就是无数次试穿,然后按照尺寸量身定做。但问题是,非得这样吗?”

  • 华衣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华衣网微信公众号
    服装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服装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 服装加盟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服装加盟微信公众号
    服装加盟分享平台
    连接服装品牌与服装代理商,全力打造中国服装网络招商加盟平台!
  • 童装圈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童装圈微信公众号
    童装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童装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 内衣圈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内衣圈微信公众号
    内衣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内衣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发表评论

尚未发表评论,您赶快来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