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那些排队买 Supreme 的人是跟风还是仪式感?

2017年08月08日 10:33  来源:好奇心日报

  纽约曼哈顿苏豪区的拉法叶街上,西奥拉斯·杰克逊(Theolus Jackson)正懒懒地倚靠在将他挡在街头品牌商店 Supreme 门外的柱子上。这天上午 10 点,蜿蜒的队伍已经绕过了拐角,往百老汇大道延伸开去。杰克逊已经提前在商店网站上登记过,拿到了等位号,才能排在队伍前面。他穿着宽松裤和橄榄球衫,戴着耳机,耐心地等待着。他说:“多数时间我可以听音乐,所以没什么关系。每星期我都会来,这种感觉挺不错,我就来放松放松。”

Supreme

  位于东京的街头品牌店 Supreme 门口排队等候入店的人群。对很多人而言,吸引他们的不仅是商品,也在于排队等待的魅力。图片版权:Andrew Faulk/《纽约时报》

  在这个六月宜人的早晨,吸引杰克逊和其他同好前来购买的,是一件售价 298 美元(约合 2000 元人民币)的夹克,以及售价 158 美元(约合 1060 元人民币)的同款 T 恤。受到艺术家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作品的启发,衣服上均印有牛仔图案。这些所谓新品让数百名时尚铁杆粉丝争相抢购,上午 11 点,Supreme 开门迎客后没多久就被一扫而空。

  这些衣服重要吗?恐怕并不是。虽然人们看似在排队抢购连帽衫、运动鞋、滑板、球帽、环卫工作服式样的连衫裤等等高端街头服饰,但实际上,吸引他们的并不仅仅是这些商品。

  “这些年轻人并不是来逛商店的,他们是来排队的,”这周二上午,经营内容和电子商务的网站兼杂志 Highsnobiety 总编杰夫·卡瓦略(Jeff Carvalho)上下打量着焦躁不安的队伍,一针见血地说道,“扎堆排队是最新的流行活动。两三百个年轻人一起来商店门口排长队,因为他们都想有参与感。”

Supreme

  Highsnobiety 的主编卡瓦略和编辑部主任日安·德利翁(Jian DeLeon)平日的工作就是密切关注 Supreme、Nike Lab 还有 Palace 等商店每周发布的新款。Palace 专营时尚滑板,总部设在伦敦,日前刚在纽约开设新店。这天,他俩提出当我的导游,带我一睹这里的盛况。据预测,排队现场好比在举行部落仪式,又像个街头剧院,非常有吸引力,相当于昔日里到处挤满了吵吵闹闹年轻人的大型购物中心。

  在东京,和其他街头服饰品牌 Supreme 的粉丝一样,坚太柏木(Kenta Kashiuagi)向镜头展示他的战利品:一件新款 Supreme 的 T 恤。图片版权:Andrew Faulk/《纽约时报》

  “赶紧来拿号,可别过号了。万一错过了,你就没什么时间了,”一名穿着件运动背心的瘦高男子朝同伴喊道。他的同伴排在大街另一头,两人的喊声此起彼伏,让高度戒备的店员竖起了耳朵,时刻准备着揪住胆敢违规插队的人。排在队伍里的某个人偷偷瞧了他们一眼,结结巴巴地说:“我不能和你们讲话,不然会被赶出队伍的。”

  然而,严格的安保措施和越来越紧张的气氛并没有打搅众人的兴致。毕竟,对这些孜孜不倦的人而言,有机会互通内部消息、和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才是关键。在线青年文化杂志 Complex 此前用一系列视频记述了排队文化的发展历程,杂志编辑诺厄·卡拉汉-贝弗(Noah Callahan-Bever)表示:“正是这些机会,才让年轻人们愿意去做一些看上去有点荒谬的举动。”这也确实很荒谬,因为如今你只需坐在多厅影院里,打开电影票务应用 Fandango 就能轻松订购一把“高档”躺椅,或者动动手指就能在 ssense.com 网站上买到 Vetements 品牌的羽绒服。排队购物显然早就过时了。

  可人们仍旧要排队。如今,从日本东京到美国亚利桑那州图森,从德国柏林到美国纽约市布朗克斯区,全世界都掀起了排队风潮。参与者多为千禧一代和更年轻的 Z 世代(Z 世代是指在 1990 年代中叶至 2000 年后出生的人,译注)。他们拥有一个共识,追求真品,还有不想被简单地归类。主编德利翁说:“上回我碰到一名顾客穿着三件套西装,整整齐齐戴着 Moscot 牌子的玳瑁框眼镜。他说他是名律师,正要去见客户,不过想先到这儿来买件运动衫。”

  就在短短 6 年前,圈内流行的还是滑板和更衣室装备。Highsnobiety 柏林分部的总监戴维·费希尔(David Fischer)说:“限量版运动鞋少之又少,所以发现有两人穿着它时,你就知道他俩有着某种联系,可能是音乐、艺术,也可能是时尚潮流。”但他同时也指出,时间会带来改变。

  现今,前来排队的有一部分是转卖者。他们是一群精力充沛的年轻创业者,大量抢购此类衣物,然后到 eBay 上以高价倒卖,或是较低价格出售,以换取他们自己想买的商品。这天,拉法叶街上生意兴隆,远在街区另一边停着一排货车,车厢后盖打开着,露出一只只箱子和包裹,里面塞满了限量版耐克、Supreme 及其它品牌的商品,吸引着路人驻足挑选。

  一个穿着运动背心、代号扬·辛(Young Sin)的年轻人说:“倒卖衣服很容易赚钱。每周四我都会来这里,警察不可能因为这个把我关起来。”扬·辛的朋友们都叫他 Y S,他想给自己买一顶帽子,并为所有顾客额外提供加价商品。他耸耸肩道:“我喜欢 Supreme 这个牌子,但如果是 Old Navy 牌的也可以,只要能让我付得起房租就行。”

  但是对很多人而言,排队本身就足以犒劳他们。一些人也可能受到了美国艺术家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的启发。1975 年,沃霍尔在他结构松散的回忆录《安迪·沃霍尔的哲学》(The Philosophy of Andy Warhol)里指出,排队买电影票能让人获得不同寻常的满足。沃霍尔若有所悟地写道:“你可能永远也进不了放映厅,这很让人兴奋。可是之后,排队等候入场才是最让人兴奋的。”

  另外,集体行动也有其它好处。卡拉汉-贝弗说:“购物中心的没落让年轻人们觉得空虚。他们有的只是在网上认识,但都喜欢上了这类小众商品,让他们找到了认同感,这才填补了空虚。对他们来说,排队买 T 恤或棒球帽就是在告诉别人,他们了解的事物不是每个人都知道。”

  许多前来排队的人们都自称行家,喜欢追逐新款的乐趣。一位身着绒面革衣料、40 岁左右颇为腼腆的男子并不愿意透露姓名,他说:“布鲁明黛百货(Bloomingdale's)或者梅西百货(Macy's)里可买不到这些。我就喜欢独一无二的感觉,人们看到我总是会惊叹说,哇!好像我是个电影明星一样。”

  作家戴维·安德鲁斯(David Andrews)在他 2015 年出版的《为什么别的队伍总是移动得更快?》(Why Does the Other Line Always Move Faster?)一书中记录了他对流行文化的反思,他半认真地写道:“我有切身体会,排队时你会对队伍里的陌生人产生亲近感。就好像你们是一小批幸存者,面对狰狞的绞架时,能产生黑色幽默般的共鸣,同病相怜。”

  英国埃克塞特大学(University of Exeter)的学生威尔·甘布尔(Will Gamble)经常光顾伦敦 Supreme 分店的新品展销会,他说:“排队其实有些社交的意味。我每星期都去 Supreme 瞧瞧有什么新品,就因为这个交到了不少朋友。”他和一起排队的顾客有各种共同爱好,包括参观展览、体育、音乐等。他说:“我们都喜欢电台司令乐队(Radiohead),还挺喜欢艺术。”后来,他得意地买到了一件 Supreme 品牌的“药丸衬衫”(一款布满了药丸图案的衬衫,译注),其设计灵感取自英国艺术家达米恩·赫斯特(Damien Hirst)的代表作品。“我每次都约朋友见面,一起排队,一起拍照,几乎要花一整天时间,”甘布尔说道。

  确实,如果不能与人分享,排队还有什么意义呢?把排队当做仪式,似乎让常人难以理解,但 38 岁的费希尔却精于此道。他认为:“排队等待,直到最后买到商品,这是整个过程中唯一让人兴奋的地方。”而把战利品与他人分享是最幸福的体验。费希尔说:“一旦买到了手,你一定会拍好几张照片发到 Instagram 上去。”

  可是然后呢?“然后就等下一款新品了,”他说。

 

  • 华衣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华衣网微信公众号
    服装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服装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 服装加盟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服装加盟微信公众号
    服装加盟分享平台
    连接服装品牌与服装代理商,全力打造中国服装网络招商加盟平台!
  • 童装圈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童装圈微信公众号
    童装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童装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 内衣圈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内衣圈微信公众号
    内衣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内衣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发表评论

尚未发表评论,您赶快来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