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钢圈内衣被抛弃 维密华歌尔双双下滑 无钢圈内衣销量居首位

2019年01月03日 16:31  来源:华衣网
核心提要:无钢圈内衣代表了是以人为本的流行趋势,并坚信这一趋势“不会倒退,因为这是文明的进步。”

  25岁的李郁是A罩杯女孩,高中时代,她曾被同学们嘲笑为“飞机场”。进入大学后,她开始穿钢圈厚杯内衣,塑造聚拢美。她说:“高中甚至大学,我都觉得大胸是好看的,选择穿聚拢内衣。”大学毕业后,李郁的态度发生转变,觉得女性应该取悦自己,而不是取悦别人。

  李郁主动放弃质地坚硬的钢圈内衣,改穿无钢圈内衣,今年双11又剁手了两套。她笑着说:“平胸也很美。”她衣柜里的钢圈内衣则因许久未穿落了灰。

  内衣是女人一辈子最重要的战袍。过去推崇聚拢美,强调“事业线”至上,勒得越紧,挺得越高。谁穿谁知道,挺背后的代价是胸部的压迫感甚至痛楚。

  在全球,那些看到饱受聚拢型内衣折磨的消费者背后的商业机会的人,正在解放内衣对女性的束缚,并掀起一轮内衣革命。

  越来越注重自我的女性对内衣消费的理念已发生转变,她们不那么在乎外界的目光,更注重自身穿的是否舒适。当前放弃钢圈厚海绵、寻找更贴合自身的内衣,已是现代女性珍爱自我的新风尚。

  01

  无钢圈内衣时代

  28岁的莫雨偏瘦,钢圈内衣常压得她下胸围中心点生疼。在单位趴着睡午觉时,她常常被胸部硌的痛惊醒,“简直要把我给刺穿。”李郁说,每次穿上有钢圈内衣,她都有种压迫感,感觉胸部透不过气来,想要立即脱掉。

  这些讨厌钢圈内衣的女性做出抛弃的选择,最终传导到内衣公司的业绩上。以聚拢型内衣称霸日本的内衣巨头华歌尔,没想到撼动它地位的不是同行,而是做服装的优衣库,后者凭借无钢圈内衣一炮而红,如今在内衣市场占据着20%的份额,几乎与华歌尔持平。

  伴随市场份额的减少,华歌尔的挣钱能力大不如前,2017财年其内衣业务利润同比下跌13.8%。为了应对危机,2018年11月,华歌尔把运动系列内衣放到滑雪品牌门店内。不带钢圈的运动内衣在内衣品类中增长最快,年复合增长率达10.8%。

  除了华歌尔,以性感为最大卖点的美国内衣品牌维秘日子也不好过,2017年销售额下滑8%。而两年前它还很风光,号称每分钟能卖出600件内衣。冰山在前,巨轮也得掉头,这两年维密已经将精力重点放在无钢圈、无胸垫内衣上,甚至不惜把品牌口号改成“没胸垫,才性感”。

  在中国,无钢圈内衣同样刮起一阵旋风。莫雨说,四年前她第一次穿上无钢圈内衣,就爱上了,那是一种没有存在感、“穿上就不想脱下来”的新体验。只要没清洗,她都会穿这件无钢圈内衣。如今,她是优衣库无钢圈内衣的拥趸,晚上穿着睡觉都行。

  在市场上,凸显事业线的产品仍然占有一席之地,但塑形与舒适度兼备的无钢圈内衣已成新宠。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发布的《2017线上内衣相关消费系列研究》显示,凭借能够减少对胸部的勒压,无钢圈内衣销量占据榜首,是有钢圈内衣的3倍,交易规模已超50亿元。

  天猫和京东两大平台上,如今卖得好的都是无钢圈内衣。在天猫平台上,今年618内衣销售排名前十名的全是无钢圈内衣,走性感路线的维密落榜了。2018年以来,京东平台上无钢圈内衣销量占整个内衣品类的65%,销售额的占比甚至高达69%。

  一些线下的内衣门店,如今主打的也都是无钢圈内衣。在北京长楹天街商场,安莉芳旗下品牌芬狄诗门店六成以上是无钢圈内衣。 平价内衣品牌都市丽人在青岛市即墨区的一家门店,近80%的内衣告别了坚硬钢圈。

  越来越注重自我享受的女性,对内衣的态度已发生转变。在这次“性别革命”带来的消费观念变革面前,品牌方们因此不得不调整产品结构。近两三年,中国内衣品牌“四大天后”爱慕、曼妮芬、黛安芬、安莉芳已进军无钢圈内衣领域。

  都市丽人一位员工告诉AI财经社,去年该公司新款中,钢圈和无钢圈内衣还平分秋色,今年无钢圈明显增多。都市丽人门店导购卖力地向顾客推荐无钢圈内衣,并称:“穿钢圈的内衣对身体不好,现在大家都穿不带钢圈的了。”

  都市丽人这家找性感女神林志玲当了6年代言人的内衣品牌,如今还在发力运动内衣。今年上半年出资1500万、占股75%,与运动品牌Kappa联手成立一家专做线上男士贴身衣物与女性运动内衣的合资公司。

  一些无钢圈内衣品牌在向女性用户传达独立、自信的理念。内外品牌强调:“尊重身体感受,从自我出发”;弗利少女称:“独立女性必须学会尊重跟欣赏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无论其形态跟尺寸。”

  02

  曾经的“事业线”至上

  内衣是女人一辈子最重要的战袍。1910年,美国社交名媛Mary Phelps Jacobs用两条手帕与粉红丝带,奠定了现代文胸的雏形。作为舶来品,内衣正式进入中国只有30年。

  上个世纪90年代,模杯式内衣在欧美风靡,它由一体式热压模杯制作,以海绵或填充纤维为材质。部分模杯文胸与钢圈结合,能让胸部更为挺拔和丰满。西风东渐,没多久模杯内衣在中国刮起旋风。

  1999年,婷美内衣横空出世。它是一款坎肩式的颈椎保健产品,改良后有了“美体修行,一穿就变”的新卖点。以买断专柜的方式,它一度斩获200万元的日销售额。模特倪虹洁以丰乳细腰翘臀、风情万种的模样,成了万千少男心中的女神。

  安莉芳、黛安芬、古今等占据主流百货专柜的内衣品牌,均以生产聚拢型内衣为主,不少款式强调收副乳功能,以至于肩带后排扣越做越多。宽肩带、厚海绵与硬钢圈,组成一套束缚女性胸部的笨重盔甲。

  都市丽人早年的广告视频中,代言人林志玲撕掉黑领结,扯开白衬衫,紫色内衣包裹下的胸部白皙圆润,用嗲嗲的声线号召:“都市丽人,遇见更好的自己”。这一营销策略成功了,2012年都市丽人以54亿元零售额盘踞行业榜首,占据贴身衣物市场2.8%的份额。

  铺天盖地的宣传、无所不在的产品,通过聚拢内衣实现曲线美的审美观念根深蒂固。

  2011年,研二学生郝莉检查出乳腺增生。她在百度查到一条提示,“不要总穿有钢圈的内衣。”但她总穿,“穿上后,胸部挺拔、聚拢,我考虑的是内衣的功能,而不是健康和舒适。”有一回,她抽掉了钢圈,那件内衣完全失去聚拢效果,松散的胸部脂肪跑到腋下、肚子边,她扔了那件内衣。

  直到2014年内衣的选择依然不多。那一年,C杯姑娘小西上大二。她买无钢圈内衣,是为了“缩胸”、不显得“上半身那么壮”。她淘宝找到了“不算特别正式的无钢圈内衣”,从外观上看,它像极了专用的哺乳内衣。对所购内衣不满意的她,有许多退货经历。

  一些饱受聚拢型内衣困扰的消费者,最终踏上了创业的道路,想要以己之力,解放内衣对女性的束缚。

  2012年,在咨询公司工作5年的刘小璐创办 “内外”,她称,每天穿着钢圈厚垫内衣加班至凌晨两三点,感觉很辛苦。聚拢取悦的不是自己,而是别人。她隐隐觉得,现代女性的内衣应该是另一种样子:舒服,不给身体额外负担。

  Daini说创办氧气来自于自己四五年前的糟糕体验,她将在实体店买内衣称为“忍辱负重”。她记得,那时内衣店的导购总是推荐size较小、胸围较紧的钢圈厚垫内衣,并帮她把胸部周围的脂肪统统拨过来,挤出性感的“事业线”,再面朝镜子告诉她:“你这样的状态是最好的。”

  “店里美一秒,回家痛苦十年。”Daini试过海淘,但国外品牌罩杯偏大、价格高昂,电商平台上的外贸原单可遇不可求,能买到的又都是大内衣品牌的打折款。朋友们也存在相似烦恼,2014年Daini创办了氧气APP,希望为中国女性提供多样化的内衣选择。

  03

  创业者和资本都来了

  创业最初几年,无钢圈内衣还是很小众。但刘小璐坚信: “无钢圈一定是未来的趋势,只是在中国发生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这个时间点很快就来临,2016年成为国内无钢圈内衣发展的关键年份。

  内衣市场20%的年增速,让创业者们相信,步入消费升级快车道的中国女性迫切需要更舒适、更年轻化的内衣品牌。这一年,Mellin加入到创业大军中,创立了小胸内衣品牌弗利少女。

  2016年底,弗利少女上线销售,只做无钢圈无胸垫的法式内衣,聚焦A、B杯。同年,Crème在淘宝开店,主打概念是“法式内衣”与“轻”,上架的头两件内衣就是无钢圈的。

  健身热与时尚风潮为无钢圈内衣添了一把火。2016年微信公号、新浪微博、小红书等平台,源源不断生产出关于健身、健康饮食、运动内衣、内衣外搭风格的内容。其中有自发的安利,也有品牌的精准投放。

  这是有效果的,郝莉意识到,“所谓的调整只是穿上去的时候,脱下来还是原样,那我不需要。”她最终转到了无钢圈的阵营中。还有消费者称:“原来我一直追求乳沟,现在才发现是错误的,内衣也可以优雅舒适,我应该解放胸部,还胸部一个自由。”

  20岁的萧潇向47岁的妈妈“强行”安利了无钢圈内衣。妈妈收到货后,她被数落了一阵。但穿上后,妈妈态度逆转180度。现在总会提醒萧潇:“给我买无痕的,我不穿那个带钢圈的。”

  这一年刘小璐察觉到无钢圈内衣变得不再小众。内外最初瞄准的是28岁至35岁,具有投行、咨询、广告等职业背景的精英女性,但自2016年起,20-25岁的年轻用户增多了,目前占到线上总用户的30%。

  顺风而上的创业者迎来收获时刻。2016年,Crème第一批内衣被一扫而空,氧气的用户规模冲上300万,内外销售额增长至5000万元。2017年,Ubras实现7000万元的销售额、用户复购率达70%,内外的销售额则飙升到1.5亿元。

  数据打消了资本机构的犹疑。2016年内外进行A轮融资时,已与祥峰资本有了接触。“那时,内外线上处于初期阶段,线下扩展计划也不够明晰”,祥峰执行合伙人徐颖决定再观察一阵。一年后,内外完成祥峰领投的7000万元B轮融资。2018年,内外获得6000万人民币的B+融资。

  内衣这个高度分散的行业,最终被资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布局。2017年12月,蒛一及其母公司墨川完成A轮4500万元融资;半年后,茵曼内衣完成Pre-A轮融资;2018年8月,For Dear Me在A轮融资中获得千万级人民币,Ubras也完成5000万元的A轮融资。

  徐颖发现,资本对内衣赛道投射了更多关注:“主动找内外的,包括找我们探讨这一领域的VC非常多,他们想了解市场空间,和我们的投资逻辑。”

  04

  以人为本不会倒退

  女性都在拥抱无钢圈内衣,送礼物的男性也在转变。

  两年前,齐朗的女朋友开始穿无钢圈蕾丝内衣,自然的胸部形状让他觉得“不做作”。他23岁,能一眼辨别“事业线”的真假:如果是一条竖线,属于胸部天然丰盈;若为Y"字形,肯定是挤出来的乳沟;上胸部过于圆润、且双峰间距很宽,隆胸无疑。

  少年时代,倪虹洁、林志玲的内衣广告一定程度培育了齐朗对女性曲线美的想象。“她们的广告都是美的,但这不意味着我就期待另一半要成为那样。女孩子没有必要费劲地从A杯挤到C杯。”

  Mellin分享了两个故事。有位男顾客依依不舍地退货——他很希望女朋友能穿,但女朋友无法接受如此轻薄的内衣。另一位男顾客买内衣送给心仪女生,还央请客服保密。到货后,女生前来询问,客服如实相告。聊天框里,女孩发来甜甜的一行字:“这样啊,那我们大概是要在一起了吧。”

  如今,无钢圈内衣已成内衣创业新蓝海,光法式蕾丝内衣,淘宝就孕育了30多个独立设计师品牌。这片竞争海洋中,新玩家还在跃入。

  香港品牌her own words刚开了天猫旗舰店。它由百丽集团和维珍妮集团共同打造,后者是维密在中国的最大制造商。2018年年初,国际面料公司莱卡与氧气达成深度合作。莱卡试图在氧气推广氨纶纱线,从年销售增长30%的运动内衣市场中分得一杯羹。

  但无钢圈内衣一定是未来吗?一些设计师认为,它的流行只是表明了女性追求舒适的诉求非常强烈,这种诉求正在重新塑造内衣工业,但它只是一个过渡阶段。

  在法国这一内衣成熟市场,钢圈与无钢圈内衣是平分秋色的。并且钢圈与无钢圈内衣都能依凭技术实现进化。2016年成立的For Dear Me,主打采用镍钛记忆钢圈的棉花糖内衣,上市以来保持75%的复购率。镍钛记忆钢圈经过热处理定型,比钢圈更有弹性,较无钢圈则具有承托能力更佳的优势。

  专注于无钢圈内衣的刘小璐,一直研究通过设计结构的改良来满足胸部丰满女性的穿着需求。预计明年,内外会上线适合大胸女性的内衣。

  保障舒适的前提下,内衣创业更大的机会在于提供多场景的内衣搭配。

  弗利少女改变传统的内衣分类,用时尚、度假、家居等场景化区分内衣品类。内衣轻奢品牌“Dare One”,拥有一整套内衣和外衣结合的解决方案,比如一款深V开胸的连衣裙,正好就能露出里面内衣的蕾丝花边。

  对标优衣库的内外,除了无钢圈内衣,还拓展了家居服、便服、轻运动、生活家居线,未来还会延伸至儿童及男士人群。“内外会慢慢拓展成为一个以家为核心的贴身衣物与生活方式品牌。”刘小璐告诉AI财经社。

  流行趋势如风般难以捉摸,又像时节更替那样循环往复。美国内衣的流行史即为例证。1920年走中性风,1940年代重新爱曲线美,锥形内衣畅销了十几年,1990年出现帮小胸挤事业线的wonderbra,2000年塑形内衣热销……

  不过,有从业者相信,无钢圈内衣已经奠定了地位。“以后可能会有新的品类,可无钢圈内衣只会更多、不会变少。”Daini笃定判断。

  Mellin无法预估内衣的未来流行趋势。她认为,无钢圈内衣代表了是以人为本的流行趋势,并坚信这一趋势“不会倒退,因为这是文明的进步。”

  • 华衣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华衣网微信公众号
    服装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服装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 服装加盟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服装加盟微信公众号
    服装加盟分享平台
    连接服装品牌与服装代理商,全力打造中国服装网络招商加盟平台!
  • 童装圈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童装圈微信公众号
    童装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童装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 内衣圈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内衣圈微信公众号
    内衣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内衣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