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街头文化品牌本不是我的目标"对话 Benny Gold

2019年01月14日 17:47  来源:华衣网
核心提要:生于偏僻小岛、成长于旧金山街头,继而又走向世界的创意大师 Benny Gold,接下来会有什么新作品?

  Benny Gold 的成功经历是一个典型的「街头式」故事,从一个偏居一隅的岛上成长,和朋友们一起学习绘画、滑板,到艺术院校 Savannah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 进修,再搬到美国西部从事平面设计,以至于最后创立了自己的品牌。这期的 Business of HYPE 的主题是成功道路上不可或缺的「努力工作」、「伺机而动」以及「如何建立有意义的联系」。在这期节目中,创意大师 Benny Gold 分享了他职业生涯中的几个高光时刻。

  Jeff: 你和其他几个设计师一样,也是因为「偶然」才成为设计师的吗?

  Benny: 不,我不是,我是故意成为一名设计师的。然后我很走运地把我的名字变成了一个品牌。

  Jeff: 所以,你走运多久了?

  Benny: 差不多 15 年了。一开始,这只是一个小项目,然后我对其热情越来越高,随着这个项目规模的增大,直到有一天我醒来,突然发现拥有了一个自己的商店,里面都是我自己设计的衣服,手下有很多店员且店里门庭若市。

  如果从头说起,很早以前我就很喜欢滑板,经常重新设计自己滑板的图案。高中毕业的时候我就在思考怎么能搬去加利福尼亚,每当我父母问我以后想做什么,我就说,我想毕业之后搬去加利福尼亚。他们说你必须要上大学,而我喜欢画画,所以就去了艺术学校。我在大学的专业是「工艺品设计」,我一进大学,就爱上了这门专业。

  Jeff: 然后你的父母就让你去做你自己喜欢的事了吗?

  Benny: 我的父母期望我搬去纽约,和叔叔阿姨住在一起。毕业后的那天,一群孩子准备第二天开车去加州,我回到家,头脑一热就决定和他们一起去,只打包了几件衣服、带上了我的滑板就跳上了去往加州的车,这就开始了横跨美国的公路旅行。你知道 Texas 的传统吗?当你要出远门的时候,你必须和你熟识的每一个人都打招呼说再见,所以我在德州快说了一个月的 goodbye。

  Jeff: 当你到了加州以后你有找到作为设计师的工作吗?

  Benny: 嗯是的,我的第一份在加州的工作是为 Panagram 公司做设计,我是一个实习生,每次做设计的时候用到大学里面学到的知识都十分紧张,手上会出很多汗。而且当时在学校一起学习的同学现在很多是我的老板。当我的实习期结束的时候,他们帮忙安排我进了一个叫做 Cooksharp 的公司做设计师,日常工作主要是设计一些标志。

  Jeff: 所以当时你在这个公司做设计,还会有很多时间玩滑板吗?

  Benny: 没有我期望的那么多了,但是我还能偶尔在晚上,或者周末时间和朋友一起玩滑板,然后在早上带着我的咖啡去公司给客户做演讲展示。

  Jeff: 你有没有想过做一个全职的滑板运动员?因为你真的在滑板方面很出色。

  Benny: 没有,我的水平只是一般啦。当你专注一件事情很久,你就会在这方面做得还行。以前我在高中的时候想过要做全职滑板手:这是我来到加州的梦想的一部分。但是当我进入大学,我发现这只是一项爱好,还有许多值得研究和学习的、更有意义的事。特别是当我来到加州以后,更发现我的滑板水平其实只是一般。因为在加州,有很多很出色的滑板选手。我出生的那个小岛只有我一个玩滑板的人,我当时以为自己很出色,我只有看视频教程自学滑板,所以经常觉得自己已经很优秀了。

  Jeff: 所以成长的环境对一个人很重要,影响也很大。

  Benny: 对,因为当时在我生活的小岛上没有其它滑手可以和我作对比,所以我会觉得自己水平很高,后来到了加州才知道,比自己更优秀的人比比皆是,所以你就会想努力变得更优秀。

  Jeff: 那么,当你开始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你的名字 Benny Gold 已经小有名气?

  Benny: 是有一点点小名声。但是当时我这项工作的压力很大:每天要做报告,很早起床到公司,稍微晚一点都会被老板骂。我当时只有 20 岁,我不想要这么大的工作压力,所有我想做的事就是和朋友玩一玩,和女孩子约会,玩滑板以及开 party,我不想活在这样巨大的压力之下。所以我就写给老板了一段话,告诉他我为什么来加州,我的梦想是什么,并且告诉他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这也是对我自己的一个提醒,重新提醒自己我来加州的目的和梦想,我需要这样一个自我警醒。

  Jeff: 生活压力虽然大,但你应该是你朋友中比较富裕的吧?

  Benny:哈哈当然,当时 party 的所有酒都是我来买单,我也是朋友中唯一一个拥有自己公寓的人。

  Jeff: 所以在这样的抉择中,一边是为别人工作,压力很大,但是有丰厚的报酬,干净的浴室和数不尽的约会对象;一边是自由的时间,能在你想要的时候玩滑板,可以随意开 party,和朋友们一起玩,你究竟是怎么抉择的,你有想过辞职吗?

  Benny: 其实有想过,我不喜欢为别人工作,我喜欢为自己工作,但是我想到干净的浴室,能买任何我想要的东西,再看看朋友们虽然过的自由自在,但是一个墨西哥卷都要切成两瓣,一个做午餐一个做晚餐的拮据生活,我又犹豫了。

  Jeff: 那是什么时候?你作为一个设计师能拿到多少工资?

  Benny:当时是 1998 年,我的第一个工作的工资是 32,000 美元一年。

  Jeff: 哇!比起你朋友的收入,32,000 美元可是一笔巨款。

  Benny: 对啊,但是我的朋友们经常会以此拿我取乐:他们中的大部分是服务生或酒保,但是他们会有时间去玩,而我却没有。他们就会笑话:我比他们虽然多挣了钱,但是过的生活压力大了许多。而我深知,我的层次是他们如何努力也到达不了的。况且作为酒保、服务生,他们维持生计也是一件很艰辛的事,甚至健康保险都米珠薪桂。

  Jeff: 所以你在这项工作上坚持了下来。我猜想人们开始认识 Benny Gold 是因为你的画吧?

  Benny: 对,所以人们开始向我要画样本,开始买来送给朋友,也有人找我设计图案做成海报贴在厨房里。

  Jeff: 所以,你当时被人们所知不是因为时尚设计?

  Benny: 对,我是因为设计插画,然后把它们印在 T 恤上,我也会送给朋友,他们都很喜欢。有一次我的朋友穿了我设计的 T 恤去一个 party,然后一个很有名的设计师夸赞说他的 T 恤很好看。我因此感觉受到了肯定,就赶快回家又做了很多这样的 T 恤。

  Jeff: 当时是 2000 年对吧,对这个行业你应该也不是完全陌生的,当你设计插画,做成 T 恤,很有可能会变成更大的产业。在当时,这是一个新兴、先进的商业想法。你肯定知道很多这样的牌子,例如 Stussy,Supreme 等等。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牌子有可能有一天也像 Stussy 一样大?

  Benny: 是的, Stussy 是我觉得很有指导性的一个牌子,但是你要知道,创建一个如此规模的牌子需要很多预算,而我没有那么多,所以我只是做一些微不足道的小生意。我之所以会把这件事做成一个很认真的生意,是因为我遇到了我的朋友 Keith,他在街角有一个商店,还有我的另一个朋友 Kyrie,他在 Supreme 工作,也成为了我的第二个雇员。当时我去到 Keith 的店,那时他的店铺还没有一个确切的品牌,我们一起玩滑板的时候,他提到他的店还没有一个商标。然后 Kyrie 就说「嗨,Benny 是会做商标的」,我就回到家,为这件事工作了整整一晚,第二天给了他三个方案,最终他选择了其中一个。自那以后,从某种程度上,我就觉得这是我自己的商店了。

  Jeff: 与此同时,你仍然在设计公司就职吗?

  Benny: 是的,我依然在做全职设计师,我还在设计商标,我依然在为公司工作,设计一些滑板样式,也为 DVS 设计一些鞋子。后来我就从这个公司辞职,来到了新的设计公司,这可以为我带来一些时间上的灵活调整。我为了能工作得轻松点,选择了离开了体制性的公司,而进入了工作方式更灵活的工作室。 在新的公司,我可以 5 点钟下班,而我原来的公司需要听客户的要求,即使需要工作一整晚,也必须按要求加班。所以,其实我只是需要有时间做我自己的事情。

  Jeff: 所以在这个期间,你有卖出去 Benny Gold 品牌的 T 恤吗?

  Benny: 没有卖出去。直到我的朋友 Keith 跟我说「我知道你在做一些贴画和 T 恤,我有商店,你把它们放在我的商店卖吧」他不需要我管理任何事情,我只需要把我设计的 T 恤交给他,然后他说会帮我打理好所有的事情。

  与此同时,我也为 Stussy,Nike 设计 T 恤,任何人需要我为他们设计,我都会做,因为我想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做最多的工作,因为这是我的热情所在。而且我还为 Mash 设计了免费的产品,只因为我喜欢这些工作。当时我做这些工作大部分都是免费的,我的妻子当时很讨厌我这样做,因为我为免费的工作会工作一整夜。后来我有想过辞掉 Mervens 的全职工作,但是 Mervens 给我提出了优惠条件:我只需要一周工作三天,给我和以前同样的工资。他给我两天让我做自己的事。 这让我拥有了时间去做我自己喜欢的事。

  Jeff: 你有没有想过你从 Benny Gold 的 T 恤究竟能获利多少?

  Benny: 我从没想过,Keith 帮我卖T恤,我只负责设计,然后把 T 恤交给他,他把获利给我。我从不过问其中的事。因为我上的是艺术学校嘛,没有人教过我怎样经商,而 Keith 是一个很棒的商人,所以我完全信任他。

  到了后来在 Keith 的店里面,我的 T 恤卖的越来越好,销量越来越大,开始是时候创造我自己的品牌,Keith 问我:「这是你自己的设计,你想继续做我的品牌还是做你自己的品牌?」我认为这涉及到我的自我意识。而我没办法仔细思考这个决定,我需要当下做决定,这是个很重要的契机,我可以靠自己的努力把我的品牌做大做强,所以我选择了创建我自己的品牌。

  Jeff: 这个决定有没有使你损失一些利益?

  Benny: 是的,一切变得比以前艰难很多,我需要自付房租,自己照顾生意上琐碎的小事,没有了 Keith 的帮助之后,我对这些事情开始感觉到无所适从,但是我妻子一直很支持我,她在意的不是我能挣多少钱,而是真正的支持我的事业。她建议我去设计更多的 logo,因为你一旦成名之后,设计的 logo 越多,所获利益就越大。

  我的第一家零售店就在街角,相当于一个家庭办公室,我的妻子也帮我打理库存。在2008年左右,我有了第一笔大订单,大概价值 25,000 美元。这些库存基本占据了我整个公寓的空间。当时我妻子说「你需要离开这里,另外找个地方。」

  Jeff: 所以你的商店的经理是本地人吗?还是来自纽约的?

  Benny: 不是的,他相当于是品牌经理, 他负责所有店铺,保证品牌的正常运行。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住在纽约的另一边。他是一个纽带,总是能把大家凝聚在一起。他是我一开始设计品牌标志的唯一灵感。我们原来经常一起玩滑板,他是个 DJ,每晚去 live house 表演,然后大家都会给他丰厚的报酬。他就像一个无人知晓的幕后策划者一样,一直促进着品牌的发展。

  Jeff: 我注意到一件事情,一旦你的品牌的热度变得很高,媒体就会频繁帮助你进行宣传,一瞬间你的品牌就会充斥在人们的视野中,各个商场都会想要你的品牌进驻。

  Benny: 是的,但是我的品牌有自己的品牌特色,我不能忘记我闯进这个行业的初心,不管他们付给我多少钱来买我的牌子,我都不会卖掉它。一开始 Benny Gold 品牌的核心队伍有 15 个人,而现在只有 6 个,所有的设计工作全部是我自己在做,这也正是我的热情所在。之前我把我的办公室迁离了我的商店,现在又把它迁了回来,为了更好地获取灵感。

  Jeff: 也就是说,如果你的办公室在高楼大厦里,安静且高端,但是远离你的产品和顾客,因为你的消费者是在街头,这不仅仅是实际距离地远离了他们,从心理和精神上也会远离他们。而你把办公室放在你的商店内,你实实在在能接触到街头文化。

  Benny: 我喜欢人们谈论我的品牌时的情形,这些设计不是在我的脑子里,而是在我的品牌中,都是自由且富有艺术内涵的。人们会说「这是谁?敢把自己的名字印在 T 恤上!」这时他们会想到 Benny Gold,人人都会觉得我很疯狂,这就是我想要的。

  Jeff: 最后,你对刚开始创建自己品牌和开始进行自己的设计的孩子们有什么想说的吗?

  Benny: 我认为,街头文化品牌本不是我的目标,但是它真的很酷。你永远不知道事情开始会怎样,也不知道经过你的努力,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所以着手去做吧,永远不要顾虑太多。

  • 华衣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华衣网微信公众号
    服装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服装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 服装加盟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服装加盟微信公众号
    服装加盟分享平台
    连接服装品牌与服装代理商,全力打造中国服装网络招商加盟平台!
  • 童装圈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童装圈微信公众号
    童装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童装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 内衣圈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内衣圈微信公众号
    内衣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内衣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