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中国制造”成本节节攀升 快时尚供应商寻新出路

2018年09月05日 09:29  来源:华衣网
核心提要:由于中国工人成本的逐年增长,不仅是晶苑国际,老牌的鞋服代工企业如维珍妮(维密的主要代工方)、申洲国际(耐克等的代工方)等也多少受到了影响。

  “中国制造”成本节节攀升,为快时尚服装的供应商们带去了危机。

  近日,H&M、优衣库等多家快时尚服装的供应商晶苑国际(02232.HK)遭遇了股价的连续下跌,投行下调了盈利预测和目标价。根据其截至6月30日的2018年中期业绩显示,虽然收入和净利润得到增长,但是管理层在财报中表示,中国产能受工人短缺日益严重的影响而未如预期般到位,也导致集团无法承接较高利润的订单,整体产能也未能达至最佳分配。

  由于中国工人成本的逐年增长,不仅是晶苑国际,老牌的鞋服代工企业如维珍妮(维密的主要代工方)、申洲国际(耐克等的代工方)等也多少受到了影响。除了进一步提升供应链的反应速度,一些代工企业开始加速向东南亚国家转移,投资办厂、布局海外,从而加速扩能。不过,尽管劳动力成本低,但是东南亚国家的隐形成本和政策风险更高,这也是不小的考验。

  中国劳动力不再廉价

  事实上,在今年5月底到6月,晶苑国际就因为业绩因素被多家券商和投行下调了评级。这家为多个外资品牌进行服装代工的企业,于2017年10月在香港上市,在最新财报中,其员工成本和存货成本分别达到3.08亿元和9.66亿元,同比增长24.2%和18.24%。

  对此,晶苑国际表示,中国现面临技术劳动人口短缺,情况日趋严重,以至于公司产能受到影响。由于技术工人短缺,公司需要时间培训新工人,这不免对本公司整体的生产量及效益构成不利影响,产能未如预期到位。同时,财报还提及,5月份人民币仍持续升值,中国员工成本有所增长,晶苑国际的中期毛利率因此按年下跌了90个基点,跌至19.0%。

  公开资料显示,自20世纪80年代起,中国开始成为全球纺织服装产业的制造中心,OEM(代工)是加工企业最初采取的主要经营模式。在业界看来,以OEM为主的服装制造行业是体量大、单品利润较低的行业。不过对于部分龙头OEM企业而言,形成规模后盈利颇丰,比如晶苑国际和维珍妮、申洲国际等就是其中的代表。

  谢海盟(化名)是一家为拉夏贝尔、美邦、优衣库等进行代工的公司负责人,他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国内代工形式一般分成两种:一种是生产成品的服装加工厂;一种是参与工序的面辅料供应商。早期在先发展起来的沿海城市,有不少快时尚品牌的代工企业。服装代工厂用工荒的问题在2008年前后就开始出现了,尤其是一线城市,当时一线城市的工厂已经基本撤离到三四线城市,后来甚至是五六线城市了。到了2013年,用工方面的问题就特别紧张了。”

  伴随“用工荒”的加剧,“加薪潮”也在服装制造业中兴起。据了解,截止到2016年6月30日上半年,裕元的直接劳工成本6亿美元,相比往年上涨了20%。据波士顿研究机构在2016年时的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制造业的劳工成本占总成本的12%,而且这一增长趋势越来越明显。这一数据远高于印尼的1%、印度的4%和泰国的5%。

  “从工人成本上来对比,2005年,一个工人的月薪大概在1500元到2000元,而现在,月薪在5000元以上是正常的,这还只是做小的流水线、单一产品的工人工资,如果要做相对复杂的时装,薪水肯定要往上涨。对大型工厂来说,一个工人的薪水加上社保等支出,一年大概需要7万元。”谢海盟说。

  中金智库研究员吴东华指出:“在销售利润承压时,成本上涨和环保压力使得内地代加工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纺服业越来越难支撑日益增长的成本压力。制造业的利润降低,某些老板选择关闭工厂,转向投资其他产业。”

  谢海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一些小的代工厂逐渐选择关闭,还有一些则选择转移到国内西部的城市。比如东莞,近年来关了挺多厂,招不到工人的新闻时常有。年轻人不愿做太辛苦且劳动密集型的工作。还有一些工厂现在往西部转移,包括去新疆、青海、宁夏、陕西等地,还有四川以及武汉的西部等。主要是这些地方现在还有政策支持,在人工成本上的压力没那么大。”

  逐步移至东南亚

  曾在时尚服装行业咨询公司工作的Harry表示,“中国制造成本的节节升高早已是不争的事实。品牌方和代工方是在互相作用并造成影响。以H&M为例,其销量的下降给代工方带来业绩损失;而生产成本、人工成本的上涨,又会使H&M不得不涨价,从而激发矛盾,影响到其销量和利润。”在今年6月28日,H&M发布的最新财报(2017年12月~2018年5月)显示,其库存达到了363亿瑞典克朗(约合40亿美元,折合26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13%。

  相比之下,利润更薄的一方依然是代工企业。从晶苑国际此前发布的招股书来看,其净利润并不可观。2014年、2015年、2016年及截至2017年6月30日止6个月,前三大客户(Fast Retailing、H&M、Levi’s)的销售额分别占收益的72.5%、70.3%、69.7%及61.1%。以晶苑国际在2016年的净利润1.24亿美元及3.5亿件成衣计算,每件成衣的净利润不过35.4美分,折合人民币2.4元左右。记者就用工紧张以及毛利率萎缩等问题,将采访函发至晶苑国际指定的媒体询问邮箱,但截至发稿未收到答复。

  劳动力成本低廉的东南亚地区成为中国之后服装产业转移的下一个目的地。记者留意到,晶苑国际计划花3年时间在越南扩展额外年产能1.295亿件,在孟加拉扩张额外年产能0.266亿件,预计未来数年将孟加拉国和越南的员工数量每年增加10%。晶苑行政总裁罗正亮(Andrew Lo)曾表示,中国南方制造业中心的劳动力成本已超过每月700美元,是越南和孟加拉国平均月薪的两倍多,这两个国家的平均月薪分别为300至350美元和150至200美元。

  申洲国际称,“越南面料工厂的新增设备投产,使得集团上游业务的生产能力大幅提升。”维珍妮此前也表示将在海外市场继续发力。

  “在东南亚的越南、柬埔寨、孟加拉等发展中国家,具有更低的制造成本和人工成本,但是相对落后的产业基础又限制了其发展规模。具体来说,就是人力成本比国内便宜了大概三分之一,但是供应链、时间、工会成本并没有便宜多少。另一方面是工作态度和效率,容易导致货期不稳定。此外,除了简单的如牛仔裤、衬衫、连衣裙等产品,一些特殊面料的、羽绒服棉服类的、复杂产品还是依赖在中国代工厂来做,我们国家在这方面有比较成熟的技术。”谢海盟说。

  “代工企业有点像游牧企业,哪房租低工资低就往哪里去转,现在往东南亚,可能下一步就是非洲了,低成本的东西还是要往低成本的地区去流动,这是发展趋势。如果这些企业要提升的话,可能还是得从智能化,设备机械化和技术等方面去提升。”Harry对记者说,“如果代工工厂开始往产品设计、原料采购等方向延伸,或者向产业链其他方向渗透,则是比较好的发展方向。”

  事实上,记者留意到,这些大型代工企业的利润增长并非完全依赖于代工生产。据晶苑国际此前的招股书显示,公司每件成衣的净利润在35.4美分左右(约2.42元人民币),在此基础上,会在各个阶段向客户提供增值服务。而申洲国际则包揽了产业链中下游环节,为客户提供一站式的高效服务,降低了采购成本,同时在生产技术等产能扩充方面投入一定的研发成本。

  • 华衣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华衣网微信公众号
    服装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服装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 服装加盟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服装加盟微信公众号
    服装加盟分享平台
    连接服装品牌与服装代理商,全力打造中国服装网络招商加盟平台!
  • 童装圈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童装圈微信公众号
    童装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童装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 内衣圈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内衣圈微信公众号
    内衣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内衣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