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一声令下:远东化纤遭“摘牌”!

2018年06月27日 15:56  来源:中国绸都网

  2015年7月,国内PTA龙头绍兴远东石化宣布破产,一时在业内激起千层浪。时隔近4年之后,远东石化的消息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而近日,随着一声令下:象征着一个时代的远东化纤的“招牌”彻底倒了!旗下远东化纤的改换门庭再次将行业人士的目光聚焦于此。

  一声叹息:你可曾知晓当年它是巨无霸般的存在!

  说到远东化纤,不得不提到它的母公司—远东石化。

  浙江远东石化集团是一家集聚酯、涤纶纺丝、涤纶短纤、加弹、印染、房地产、热电为一体的综合性大型企业集团、国家级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国家级“守合同、重信用”单位、浙江省26户重点培育发展大企业集团之一、浙江省“五个一批”重点骨干企业、被多家银行授予“黄金客户”。

  作为国内5大PTA(精对苯二甲酸)生产企业之一,远东石化有PTA生产装置4套,合计产能320万吨。该公司总占地面积约1370亩,员工793人,2014年生产PTA200万吨,约占国内产能的7.4%,实现销售收入110亿元。公司年聚合能力已达到80万吨,拥有配套的熔体直纺差别化长丝、短纤生产能力,年加弹DTY丝28万吨及对外印染加工织物1.2亿米。无论是生产规模,还是经济效益,均位居浙江省首位,在国际化纤领域中也是很有影响力的企业。

  而在绍兴,知晓远东石化的人,必然会联系起曾经辉煌一时的华联三鑫石化。

  创立于2003年3月的华联三鑫,由华联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展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浙江加佰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合资组建的特大型石化企业。公司成立之初愿景远大,曾计划总投资100亿元,通过3-5年的建设发展,实现PTA年产能200万吨以上,销售收入150亿元以上,打造世界一流的PTA生产基地。据中国化纤信息网介绍,公司的PTA年产曾一度达180万吨,位居国内首位。

  然后,投资的快速扩张也给公司带来了沉重的财务压力,由于全国PTA产能的急剧扩张,PTA市场在短短一年多时间内迅带从买方市场转入卖方市场,PTA市场价格急转直下。资料显示,2007年末,三鑫石化资产负债率高达90%,负债总额99.12亿元。

  将“华联三鑫”压垮的是公司在郑州商品交易所的PTA期货市场上的错误操作。公司在PTA期货9月合约交割时,因逆势逼空失败被迫接货15万吨,涉及资金近10亿元,导致资金面陡然紧绷,并严重影响到正常运营,甚至面临因数周内无法筹集到急救资金将被迫启动破产清算程序的困境。

  但透过“期货门”背后,真正成为压垮“华联三鑫”的最后一根稻草则是银特的“断供”。据业内人士估计,按“华联三鑫”在9月合约上的建仓价位9000多元/吨计,公司的接货亏损约为3亿元。“十一”前杭州某商业银行因担心连续亏损的华联三鑫财务状况,在华联三鑫还款后中断了对其的后续贷款。

  银根紧缩、化纤行业不景气下的PTA产能高速扩张,以及自身经营不善,三大根源导致了这家曾经的“全国PTA老大”轰然倒塌。

  2008年金融危机时,原华联三鑫因经营不善陷入困境。随后,浙江远东化纤集团、滨海工业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和深圳华联控股共同注资,重组成立远东石化。重组以来,远东石化的经营状况一度好转,但最终没能逃脱破产命运。

一声令下:远东化纤遭“摘牌”!

  2015年7月,随着一纸公告的发布,PTA龙头企业远东石化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时隔两年后,如今的远东石化早已改换门庭,更名为“华彬石化”,并重新投入市场。

一声令下:远东化纤遭“摘牌”!

  而今年上半年,又一则重磅消息传出:滨海石化、远东化纤、远东新聚酯名下位于绍兴市柯桥区滨海工业区的全部资产已于2018年2月22日进行公开拍卖!最终拍价高达16亿元!最终绍兴柯桥恒鸣化纤拍得远东化纤全部资产。

一声令下:远东化纤遭“摘牌”!

  眼下,聚酯行业正在经历着一场风风雨雨的旅程,有苦有甜,苦的是近年来不乏少数的聚酯工厂亏损状况依旧,正在被淘汰的边缘;而甜的是聚酯行业久经风雨终于迎来2017年的曙光,破产龙头企业的产能重启、产品利润的改善,都在预示行业向利好发展。

  对于市场而言,经过多年的大风大雨,整个聚酯行业都在谨慎运营,那些已近被淘汰的,将成为过去式,而在这一番大浪淘沙之后,我想剩下来的聚酯工厂将会独占鳌头,“剩者为王”!

  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一下除了远东石化,当初都是巨无霸般存在,最后却以破产收局的其余4家聚酯龙头企业,希望在唏嘘市场残酷的同时,也提醒大家对自己所从事的行业保持敬畏之心!

  赐福集团:

  当年绍兴化纤纳税大户,最终50亿元银行负债压顶

一声令下:远东化纤遭“摘牌”!

  2012年之前,赐富集团身上笼罩着各种光环,成为当地勇闯潮头的标杆企业。工商资料显示,赐富集团前身为成立于1986年的绍兴县第一涤纶厂,股东为绍兴县(现柯桥区)马鞍镇集体资产经营管理公司、马鞍镇经济实业总公司、绍锦化纤集团公司,注册资本1.08亿元。鼎盛时期年销售收入超过100亿元,在柯桥区乃至绍兴市的纳税大户中排名靠前。

  据媒体公开报道,2003年,化纤行业产能趋向饱和,在赵张夫的主导下,赐富集团毅然投资17亿元研发杜邦公司都未能研发成功的聚酯薄膜直接拉膜技术,并在2005年5月研发成功,将新技术能耗降低50%,每吨成本下降2000元。

  其网站资料亦称,2006年以来,公司薄膜产销在全国同行业排名第一,化纤产销在全国同行业排名第七,2007年和2009年分列浙江百强企业、制造业百强39名、73名,在当地产业地位举足轻重。

  掌门人赵张夫从2003年开始,频繁出现在各类富豪榜上。2003年,赵张夫以5.9亿元的财富,名列中国400富人榜第174名,此后又在2005年以11亿元的财富,排名胡润富豪榜第157位。2006年~2010年,又连续五年出现在胡润富豪榜中,但多数排名在375名以后,只有2010年以12亿元财富排名第167位。

  而正是从2003年开始,赐富集团大举向外扩张,斥资数十亿元在河南、云南、广东、江苏等地投资了多个项目,业务也从化纤薄膜延伸到医药、房地产等多个领域。由于盲目扩张,赐富集团在江苏、云南、广东、河南等地投资的项目大多失败,仅在2009年成立的江苏欧亚,投资就接近17亿元,但该项目并未收到预期效果。而在河南、云南等地的地产项目,也以失败告终,最后累计银行负债共计超过50亿元。最终在2014年底惨遭破产。

  龙腾化纤:

  细旦FDY产能巨头,一夜间分崩离析

一声令下:远东化纤遭“摘牌”!

  要论当时细旦FDY谁能排第一,龙腾化纤肯定排名榜首了。实际上,当年龙腾化纤的实力也很雄厚,龙腾化纤成立于2000年8月,引进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日本村田系、东丽及TMT高速卷绕机生产线共16条,在短短两年间完成了两套熔体直接纺设备的安装、调试、正常生产。形成了年产5万吨FDY丝的生产能力。于2004年8月又成立了浙江龙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引进德国先进的巴玛格高速卷绕机196位,生产细旦FDY丝5万吨,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化纤企业之一。

  而正是这样一家龙头企业,也在2015年一夜间经历银行收贷、供电局强行拉电、仓库被抢空后,于2015年8月停止经营。

  现如今,恒逸集团作为有限合伙人参与的并购基金杭州河广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项目公司嘉兴逸鹏化纤有限公司,项目公司通过竞拍,以成交价7.22亿竞得浙江龙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相关资产,包括位于嘉兴市秀洲工业区洪业路1288号土地使用权、厂房、辅助用房以及机器设备等。据消息称,装置已于2017年5月11日重启。

  浙江红剑:

  曾经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化纤行业的大鳄级企业

一声令下:远东化纤遭“摘牌”!

  2012年以来,受企业盲目扩张和银根收紧等因素影响,萧山不少企业因陷入担保危机而不幸倒下,其中红剑也位列其中。红剑未上市,影响力也不必远东石化,但在化纤领域,它可是大鳄级企业。据了解,红剑集团成立于1999年,经过十余载的滚动发展,集团总资产达到30亿元,总占地面积50多万平方米,产业涉及化纤主业、节能环保两个领域,拥有全资子公司七家,包括杭州红剑聚酯纤维有限公司、 杭州红山化纤有限公司、湖州红剑聚合物有限公司等。

  当年红剑集团已跻身“中国化纤企业50强”,“红化”商标被评为“中国驰名商标”。多年来,集团始终保持“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中国大企业集团综合竞争力500强”和“中国最大1000强大企业集团”的企业竞争地位。

  而在2015年,红剑工厂一度于22日停产,员工3个月工资未能发放,事件发酵并闹得沸沸扬扬。现如今,浙江恒逸集团与浙银资本联合发起设立的产业并购基金,用6亿元拍下了曾经的化纤大鳄红剑集团旗下土地、厂房和设备。 并已于2017年5月18日重启。

  明辉化纤:

  太仓“百亿军团”种子选手,拥有德国一流设备

一声令下:远东化纤遭“摘牌”!

  2015年9月,位于江苏太仓市沙溪新材料产业园的明辉化纤装置突然意外停车,涉及产品为POY。2015年10月初,明辉化纤放了员工10天假,而且存在拖欠工资的行为;另据网友反映,明辉化纤去年就已经进入收购程序,员工当时还闹过。2015年11月15日,明辉化纤贴出一纸公告,“明辉破产倒闭”传闻终于坐实……

  据了解,明辉化纤由苏州明军化纤织造有限公司等10家化纤企业共同投资设立,项目总投资45亿元,总占地面积400亩,是目前太仓投资规模最大的化纤产业项目,一度被誉为太仓板块上“百亿军团”的种子选手,立志打造“国内一流化纤产业集团”。

  据有关人士分析,明辉化纤破产原因主要在于贷款过多,2012年~2015年间陆续从银行贷款20亿,负债过高,加之POY产品进入微利时代,终于导致资金链断裂。

  编后语:霸王卸甲归田,跌打滚爬“剩”者为王

  纵观这些曾经辉煌过的化纤巨头,虽已霸王卸甲,但回过头来看,它最初的愿景还是很美的,但现实是聚酯行业产能过剩问题依旧严重,以至于厂家面临越来越激烈的竞争,行业“周期性低谷”显现,企业不得不经历苦日子。

  但这也并非完全是坏消息,升级过程必然建立在残酷洗牌之上,“只有倒闭的企业,没有倒闭的行业。”相信在多次阵痛之后,企业会找到合适的发展之路。

一声令下:远东化纤遭“摘牌”!

  当时的雄心万丈,如今让人不禁唏嘘……这就是正在进行中的洗牌,一个在行业跌打滚爬了很多年的朋友说:自2015年开始,各行各业都进入剩者为王的时代。这是上天赐予的最好的时代。关于聚酯市场,18年终于等到苦尽甘来,耐心是这个市场的一种生存美德!

  • 华衣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华衣网微信公众号
    服装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服装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 服装加盟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服装加盟微信公众号
    服装加盟分享平台
    连接服装品牌与服装代理商,全力打造中国服装网络招商加盟平台!
  • 童装圈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童装圈微信公众号
    童装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童装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 内衣圈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内衣圈微信公众号
    内衣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内衣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