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从今往后,Phoebe Philo的铁杆粉要穿啥?

2018年03月09日 13:27  来源:BOF

  对于Phoebe Philo执掌下的Céline设计,不少时装爱好者心心念念的是不间断呈现、令人惊喜连连的“it-bags”(爆款手袋)。这些手袋,从Phantom到Trio到Cabas,点燃了几十种潮流趋势,也给成百上千种仿制品提供了灵感。但对于更小一撮(也更有钱)的群体来说,Phoebe Philo执掌的Céline时装,才是真正勾起她们欲望的东西。

  “我对手袋不感冒,”常居布鲁克林的时尚与珠宝顾问Alyson Cafiero说,“但我特别喜欢Céline的衣服。”

  Cafiero最早购买的Céline时装,是在2009年Philo加入该时装屋发布的首个系列,后来便继续陆续买入这些系列。她现在的衣柜里约有二、三十件Céline的衣服,房间同时还摆满了Alessandro Michele在Gucci设计的作品。作为自认品味偏向“下城”但常出没“上城”的Cafiero,推崇Céline高雅而独特的设计愿景。“这些衣服是基本款,但绝不是烂大街的‘基本款’,品质也是无可挑剔的,”她说,“我的着装风格体现了我本人,这些衣服就是我本人的延伸。”

  尽管Cafiero这些年来早就习惯了“穿来穿去都是Céline”,但自从2016年有传言称Philo将离开该时装屋,她对这一消息特别关注。她已经购买了多件新季产品,包括售价590美元标有CÉLINE字样的PVC购物手提袋(她平时的“反爆款手袋”立场有所转变)、红色披肩式连衣裙(售价2450美元)、长裤、一双白色蟒蛇纹玛丽珍鞋和一双穆勒鞋。她正在询问品牌是否还有她想要的小牛皮斗篷(售价6200美元)和马甲(售价2050美元)。她可能还会买上更多,比如尚未到店的带流苏服饰。

  似乎Cafiero和朋友们准备迎接“后Philo时代”的Céline(如今该时装屋的设计师已是Hedi Slimane)的方式,满怀着笃信“千年虫危机”的人们囤积卫生纸的热情。

  从事咨询顾问的Polina Proshkina平日穿梭纽约和俄罗斯,每年将会分出置装预算的40%到50%购买Philo的设计。本季她已经购买了两件以女式内衣为灵感的连衣裙(每件售价4000美元)、新款厚重小牛皮运动鞋(售价850美元)黑色与白色各一双、前述的同样一只PVC手袋、一件她表示会“永远珍藏”的西装、一条棉质迷你罗缎的裹身连衣裙(售价1250美元)、其它“好几只”手袋以及一条粘胶纤维斜纹连衣裙。“就这一季来说,我要比平时买得更早更快,”Proshkina说,“这个时候,我不想冒险。”

  从二级市场测量品牌热度,市场对Céline的需求可谓是热到着火。自2017年12月22日Philo宣布离职,转售市场巨头The RealReal见证了用户对该品牌的需求飙升了42%——收入也增长了60%。The RealReal因此对该品牌最具标志性的单品加价,高达20%。The RealReal的首席商品负责人Rati Levesque指出,“现在正好是寄售交易的好时机。”Céline拒绝透露品牌目前销售走势的相关数据,但分析师预计2017年销售额将在9.5亿欧元左右。

  尽管量化数据很难拿到,但这群Philo的铁杆粉丝很明白即将到任的创意总监Hedi Slimane设计愿景很有可能完全不同于Philo(不仅是美学风格,也是时装与身体契合的方式),他们之中弥漫的紧张气氛似乎清晰可见:以后要怎么填满自己的衣柜呢?

  这群粉丝之中并非只有女性。多年以来,Céline几乎幻化成为一个近乎不为人知但显然存在的小众群体——抛弃了“男女装”概念的群体的秘密资源。Philo本人的着装风格亦成为她众多客户的风格参照。这位育有三岁孩子的职场妈妈频繁身穿自己设计的作品,这就是Philo最具代表性的形象,而2010年《The Gentlewoman》杂志镜头拍摄的那张她脚穿Stan Smith谢幕鞠躬的照片也成为了被反复提及的经典。

  Slimane为品牌设计的首个女装系列将在2019年春季才出现在商店货架,因此Philo的粉丝们还有足够的时间计划如何退出(周二,品牌将在巴黎举办由内部团队负责设计的2018秋冬系列静态演示。接下来的早秋系列的发布与产品到店都定于今年夏季)。而毫无疑问的,Slimane会整个颠覆品牌的美学风格,抹去了原来的一切——从影响力极广的门店装潢设计到品牌标识,保留几件最畅销的产品还是有可能的,毕竟他也背负了五年内将品牌营收翻三番的压力。毕竟在YSL,Stefano Pilati时代最具辨识度的YSL Tribute凉鞋到如今Slimane离任好几年了还在生产,距离首次面世已经将近10年。

  所以说也还是有时间。

  “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单纯的恐慌,销量并没有增加,”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专业零售商Capitol店主Laura Vinroot Poole表示,“也有恐惧,对未来、对未知、对没有了Philo设计的生活的恐惧。尤其正当Phoebe特有的感性与极简主义,真正作为与‘Gucci化’的对立而全面展开的时候。留下了一个尚未愈合的伤口,和需要填满的市场需求。”

  零售商Kirna Zabête的店主Beth Buccini在曼哈顿苏豪区、东汉普顿、布林茅尔、宾夕法尼亚和棕榈滩开设分店,表示Céline目前是Kirna Zabête全部实体店的最畅销品牌。与Vinroot Poole一样,Buccini形容她的客户“兴奋而焦虑”地为自己的Philo收藏买入单品。就该品牌每季通常的节奏相比,本季的这个节点上售出了更多产品。

  谁有可能来填补Céline在人们心里留下的空白?“我认为,对许多尚未完全打入主流或收获理应尊重的女性设计师来说,现在是很好的机会,”Buccini说:“比如Victoria Beckham、Rosetta Getty和Gabriela Hearst。”

  必须要说的是,还有一群设计师带有明显类似的充满智识的风格,最著名的包括Loewe的Jonathan Anderson,Lemaire的Christophe Lemaire和Sarah-Linh Tran,这些设计师都成功传达了类似的美学愿景,不会让身穿其设计的人们看起来呆板或是不舒服。

  “我喜欢Joseph,还有Tibi和Regina Pyo,”Proshikina说,她今年的冲动消费是一件Schiaparelli的高定礼服,“我喜欢Loewe,更有那种天马行空的色彩,能作为更时髦的Céline的替代品。我也刚买了一些Gabriela Hearst的衣服。 ”(她对Philo前设计总监Michael Rider将在Polo Ralph Lauren有什么新产出也很感兴趣。)对于那些最早是被Philo极简风格吸引的人们来说,The Row或许是另外的新选择。

  但尽管当前流转的时装新想法不少,但很多(如果不是全部)也依靠Philo给他们在夜空中指路。没有她来设定议程,这些品牌是否也会迷失方向?

  珠宝设计师、造型师Mia Fryer也是一位喜欢买Céline的消费者,她说:“现在设计师那么多,突出没几个。我感受不到在Philo那里感受到的联系。”Fryer几乎只穿Céline的衬衫和西装,目前衣柜里大概有35件(其它的因为即将搬去洛杉矶所以打包了起来)。她的计划不同,打算放弃一段时间购物,等到出现新的能给她灵感的设计师或者等到Philo再次回归时装界。“Céline只是一个牌子,”她说,“我喜欢的不是Céline,而是她创造的Céline。”

  • 华衣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华衣网微信公众号
    服装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服装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 服装加盟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服装加盟微信公众号
    服装加盟分享平台
    连接服装品牌与服装代理商,全力打造中国服装网络招商加盟平台!
  • 童装圈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童装圈微信公众号
    童装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童装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 内衣圈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内衣圈微信公众号
    内衣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内衣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