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乡村版“维密” 你买的情趣内衣很可能产自这个北方小镇!

2017年12月05日 13:42  来源:天下网商  作者:孙姗姗

  互联网降低了购买情趣用品的“羞耻感”,也为这个北方小镇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收益。只不过当性感出现在种地为生的乡镇,当娇嫩的蕾丝花边出现在长满老茧的粗大手掌下,空气中还是弥漫着不可言说的魔幻感。

  蹭着维密大秀的热度,一段被称为“小镇版维密”的视频,让这个看起来八杆子打不着的苏北小镇突然火了。

  这里是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东王集镇,聚集了数千家情趣内衣厂家和淘宝店。据了解,2016年双11,淘宝全网销售的情趣内衣超六成发自灌云。今年双11,灌云县情趣内衣在线销售额突破1.5亿元,同比增长37%。

  从2009年开始,一辆辆装配着情趣内衣、成人用品的快递车来到镇上,让原先承载着收割机、三轮车的乡间小路变得更加拥挤。

  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当地人对女仆装、透视蕾丝睡衣、仿真阳具、充气娃娃、震动棒等产品的态度,就像是晒在门口的稻子一样习以为常。

  没有羞涩尴尬,东王集镇大多数人的想法显得朴实很多。

  “你不要把它想的很黄,或者什么。”在情趣内衣厂家、淘宝卖家和生产女工们眼里,这不过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某种方式,本质上与种田没有任何差别。互联网降低了购买情趣用品的羞耻感,也为这个北方小镇带来了2万多人的就业,创造了可观的经济收益。

  只不过,当性感出现在这个此前种地为生的乡镇,当娇嫩的蕾丝花边出现在长满老茧的粗大手掌下,空气中还是弥漫着不可言说的魔幻感。

  工人在加工情趣内衣,这款情趣内衣只用极少量的蕾丝布料,其它都是绳子。类似造型的情趣内衣在国外很畅销。

  “有时我真不知道,我们中国到底是保守还是前卫。”社会学家李银河在微博中说,中国目前性情趣用品的市场份额已经占到世界70%。

  -农忙时种地,农闲时种情趣内衣-

  李建梅第一次知道“维密”是在今年7月,灌云县第一届情趣用品展正在进行。那天结束工作后,她特意跑去展会转了转,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维密”。

灌云县第一届情趣用品秀

  实际上,她并不太清楚“维密”究竟是什么意思。但眼前,这些秀场上的模特们各个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穿着性感的情趣内衣,她看着还是有些激动。尤其看到来自己小工厂出产的内衣时,她更觉得兴奋:“原来我做的内衣穿起来这么好看啊。”

李建梅

  李建梅今年40多岁,做衣服二三十年了。最初,她在当地一家大型国有工厂当女工,做的都是正装,常常是灰黑色西装布料,款式单一。2008年,她从工厂下岗,又为了照顾家里十几亩农田,索性自己买了机器、招了六七个邻居,在家做衣服。

  此前多年的服装生产经验,帮助她顺利接到了订单——来自镇上卖情趣内衣的淘宝店主雷老板。从那之后,她原先的小平房里开始陆续堆满漂亮的蕾丝花边、刺绣花纹和透视薄纱,直到两年前新盖了个三层小楼,加工场地才算宽敞些。

  从自家工厂到雷老板公司,骑电瓶车不过10分钟路程。这是一条北方农村里再常见不过的狭长小道,一边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土地,小麦刚刚抽上绿苗;另一边是一幢幢居民楼,门前养着猪,种着菜。如果不是门口的红色招工招牌出卖,恐怕很难发现,李建梅的家庭作坊就隐匿其中。

  李建梅工厂的姐妹们大多四五十岁,一边做情趣内衣,一边要下地干活、照顾家里。从今年10月开始,她们就在生产圣诞主题的情趣内衣。不过,这段时间的农忙稍稍拖了后腿。每年6月和10月是一年中的农忙时间,那会正值稻子秋收,小麦播种,这些女工们上午都得赶着出去干农活,只能下午再回来继续做内衣。

  女工们的“开心果”温小丽家就有七八亩地。尽管种田每年只能带给她2万元收入,远不及做内衣,但她舍不得放下。40岁刚出头的她,一双手已经长满老茧,脸颊是健康的小麦色,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看得出来,她做情趣内衣的时间并不长,手艺还有些生疏。

女工们的“开心果”温小丽(化名)

  因此,老板娘李建梅需要从雷老板那搞清楚制作工艺,款式要点,再分给工人们生产,确保订单能够按时完成。

  眼前的这款连体式情趣内衣,温小丽知道大致做法,无非是用错综的几根带子,将几块巴掌大的布料连接起来,但研究了老半天,她依旧没弄明白穿法。过了一会,她就放弃了,“就是件衣服,懒得管(怎么穿)。”

  说完,几个女工都咯咯咯地笑了,试图在掩饰些什么,又在急着证明 “自己可从来不会买”。

  稍微空些,温小丽总是挑起话头,讨论最近的内衣款式。“欧美人喜欢pu材质、豹纹的,年轻人喜欢女仆装,有角色的。”她有自己的审美,前段时间有个刺绣款,她就觉得特别好看。

  平均一天下来,女工们大概能完成100件情趣内衣,每件的加工费通常在0.8-3元之间,工艺复杂点的加工费高一些,简单点的则低一些,工人薪资按件计算,每月收入1000多元到7000多元不等。

  像这样规模的乡村家庭作坊,雷老板手下有20多个。他们扎根在灌云县的田间地头,是整个情趣内衣产业带的神经末梢,用灵活且低廉的劳动力,完成情趣内衣供应链的其中一环。

  只不过,这些女工们不知道的是,经他们手生产的情趣内衣,将借助互联网的力量,会成为淘宝爆款,还会远销国外,红极一时。

  -91年网瘾少年成了情趣内衣带头人-

  李建梅口中的雷老板是个91年的年轻人,也是当地的情趣内衣带头人。他瘦高个,戴着斯文的眼镜,与心里的野心一点都不匹配。

  雷丛瑞不爱读书,最大的爱好就是做生意。读书时,他曾花100多元买了个电饭煲,每帮同学煮一次泡面,即获得一元,每月赚好多生活费;去杭州西湖边游玩时,他试过给陌生游客讲笑话,每逗笑一次就给一元,不一会就能攒够饭钱。

91年的雷丛瑞,已经做了十几年电商生意

  2006年,看到有人开淘宝店扎扎实实地赚了钱,他也开始正儿八经做起淘宝生意。

  相比较浙江和广东,苏北县城并没有货源优势。初期,雷丛瑞只能四处寻找货源,逮到什么就上架什么,卖过保健品、化妆品、避孕套等。之后,这个网瘾少年利用娴熟的电脑技能,从1688平台上找到了广州的情趣用品生产厂商。有了稳定货源,他就在淘宝专心只卖情趣用品。

  久而久之,当地的一些淘宝商家纷纷从他这儿进货。意识到批发的销量更可观,雷丛瑞索性转移到1688平台,做起了情趣用品的批发生意。至2009年时,雷丛瑞每天发出的订单已达2000件。看见行情不错,他便利用高考后的假期,进一步开起了自己的情趣内衣加工厂。

  将品类聚焦在情趣内衣,雷丛瑞主要有两点考虑:一来其他情趣用品多为硬件,技术壁垒较高、生产设备投入较大,而本地劳动力此前多为务农为主,生产能力有限;二来情趣内衣利润较低,通常毛利率只有20%左右,一般的内衣大厂不愿意涉足。这就给了劳动力相对低廉的当地人机会。

  2013年,雷丛瑞的加工厂人数增加至近60人,但随之管理问题出现,与当时的工厂负责人出现分歧。无奈之下,他和母亲重新注册成立“午夜魅力制衣有限公司”,改变了原先的生产模式,只留少部分工人,灵活调配紧急订单,另一边则跟几十家小作坊合作,减少管理风险。

  几年间,最多的时候,当地有2000多家淘宝店都从他这拿货,每日有成交订单的就超过400家。

  受到雷丛瑞的影响,他的二姨、小姨、朋友们也都从事相关工作,形成了家族型的生产、销售网络。今年,雷丛瑞预计年产值能达到3000万元,是灌云县规模较大的情趣内衣生产厂家之一。

  而越来越多工厂、淘宝店聚集,使得灌云县的情趣内衣产业呼之欲出。

  -“我妈50多岁,选出来的都是爆款-

  乡村的冬夜总是比城市来得更早一些。11月底,当地晚上的温度接近零度,夜幕被风吹得呼呼响,空旷的农田增添了几分静谧。

  雷丛瑞的厂房、办公室及住房都在同一排楼里,楼下还有农机产品杂货店,工作与生活无缝对接。

  平日里,妻子一边带着三个孩子,一边负责财务,母亲常红丽则处理日常订单,还要与雷丛瑞一起承担设计、选款工作。电商运营的几个年轻人年龄相仿,有时晚上无处可去,便都留在公司打游戏打发时间。

雷丛瑞的母亲常红丽(右)

  但显然,常红丽是最操心的那个。因为最近一个客户退货的事儿,她显得有些着急,在喊了几声儿子没反应后,她直接跑去电脑边询问解决方案。见母亲来,这位别人眼里的雷老板,立马关掉了游戏,打开1688的页面。

  让他一秒变成乖乖儿子的原因当然不止于此。

  员工们早就熟悉这幅画面:在一堆情趣内衣前,一对母子争辩着到底哪一件更性感,哪一件能卖得好。但通常情况下,雷丛瑞自我感觉良好的男性视角,还不及一位50多岁的老阿姨。

  眼前这位微胖的中年妇女可是屡屡挑中爆款的选款高手,让他不得不佩服。

  雷丛瑞试图想要细究她的选款标准,但母亲也说不上来具体原因。“我这个年纪的人,小孩的、年轻人的、中年人的喜好,我都太知道了。”

  从1990年开始,常红丽便在灌云县城里开服装专卖店。通常情况下,她需要乘坐一晚上大巴到杭州进货,再拎着大包小包回到家乡卖。她太清楚选款是否精准,决定了能节省多少时间,赚多少钱。常红丽有些自豪地回忆过去,她的生意总是街上最好的几个。

  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下,儿子早早地开起淘宝店做生意,母亲自然不会过多反对,甚至成为他背后强大的后盾。

  在2011年7月之前,雷丛瑞从未想过这些情趣内衣到底卖给了谁。但越来越多的数据显示,不止年轻女性的喜好在发生变化,四五十岁的中年女性也需要情趣内衣,他意识到或许应在尺寸和款式上做一些变革。

母子俩设计的淘宝爆款睡衣

  年底,母子俩设计出了一件睡衣式的情趣内衣。他听取了母亲的部分建议,整体材质为透明薄纱,颜色新增了紫色,胸部则用蕾丝做了宽紧处理,裙摆呈现四边形拉伸了腿部线条。220斤的胖妹、50岁的阿姨都能穿。2012年,这个款式开始成为淘宝爆款,畅销多年,至今已生产上千万件。

  每年,午夜魅力会推出300多个新款,共计1000多个sku。上架新款,再淘汰滞销款,全部sku维持在3000个左右。

午夜魅力1688官方旗舰店

  -小镇的维密梦-

  今年7月办秀那几天,雷丛瑞是最忙的几个,他是组织人之一。他也乐于通过媒体发声,让更多人知道情趣内衣产业。与母亲只想踏实赚钱不同,他有着更大的梦想。

灌云县第一届情趣用品秀

  就像维密大秀至今举办了20多年,不仅是品牌本身的营销手段,更成为性感、时尚和文化的代名词,他想在这个小镇上,孵化出一个对标“维多利亚的秘密”的品牌。

2017维多利亚的秘密走秀

  但事实上,一直以来,这个初生的产业带背后存在着不少隐忧。

  社会学家李银河曾给出一组数据:近年来,网售情趣用品规模以每年60%-70%的速度增长,全球70%的情趣用品产自中国,超过一半的产品出口到国外。其中,灌云县的情趣内衣销量就占全国市场份额的50%-60%。

  这也就意味着,雷丛瑞们从不缺少订单,只是产能远不及前端订单跑得快,劳动力缺口始终存在。包括李建梅在内的家庭作坊几乎全年无休,全年招工。

全年招工的家庭作坊

  常红丽有时想不通,这些女工们为啥不舍得出租土地,全职做内衣。在精明的生意人眼里,按照时间成本折算下来,制造业带来的薪酬不高,但起码比农业要好一些。这是一笔赚得回来的交易。“她们太保守了,总觉得要守住自己的土地。”

  在产业带发展初期,这样的小作坊模式的优势十分明显,劳动力集中且灵活,能随机应变不同大小和周期的订单。1688内衣行业小二歌文也觉得,品牌方对灌云产地的认可度高,货源充足且品类丰富,性价比高。就跟诸暨的袜子、汕头的文胸一样。不过硬币的另一面是,早前订单以网络爆款模式存在,价格低廉,品质层次不齐,生产力难以得到保障。

  对于雷丛瑞来说,如果不是2014年一个英国高端品牌的订单,梦想也只是停留在梦想。

  不规则的高密度绣花、真丝材质,这样的订单要求远超能力范围,雷丛瑞此前从未见过。嘴上说着没问题,心里发着怵,但既然接下了订单,只好硬着头皮做。

  前期大半个月,雷丛瑞只专心研究图纸,接下来,他调动当地四家有能力、有设备的工厂联合生产。平时,一天一个工人就能生产超过一百件,但这款一台绣花机一天只能生产2件多,300件内衣的工期长达一个半月。让他意想不到的还在于,这是一件高端且一次性的情趣内衣。吊牌上的海外零售价为3000欧元,并且不支持水洗和干洗。

  观念上的转机到来。“我也可以生产高品质的订单了。以前产品真的不好,拿不出手。”

  从这件内衣开始,雷丛瑞便有些挣扎。他看到一些趋势,高端有很庞大的市场,虽然目前接触不到,但至少可以逐渐提升品质,未来的情趣内衣必将实现升级。

  短期内不能改变销售端,雷丛瑞就先从修炼内功开始,把控接收订单的品质,增加大的外贸订单比例。今年,他还投资近千万元欲建立新的工厂,完善生产线,进行更现代化的管理。

  加强设计能力,迎合当下年轻人不断变化的需求也是雷丛瑞关心的。“他们更喜欢角色扮演和小众类商品,二次元元素的情趣内衣在年轻人当中很受欢迎。”

  雷丛瑞也尝试着投资了一个美国情趣内衣品牌,试图与维密展开直接竞争。但几次新品的试水下来,结果都不甚理想。几十万的损失在他看来没什么,他并没有气馁。

  对此,做零售品牌的王兵或许更有话语权,但他不赞同对标维密的看法。“维密的价格相对较高,针对稍微高端一些的人群。但即使它的价格降下来,销量也不会很好。维密内衣的标签是性感,但情趣内衣是不可抗拒的诱惑,是一次性的消费品。”

  离雷丛瑞公司百米开外,89年的王兵正处理着几家淘宝、天猫店的运营事务。这个看起来有些痞气的年轻人,是情趣内衣互联网品牌“柠檬物语”的合伙人之一。

  几乎与雷丛瑞办厂的同一时间,像王兵、黄昌龙这样的当地青年,纷纷利用当地供应链优势,开起淘宝店。而在单枪匹马闯荡淘宝江湖后,当2016年遇到瓶颈时,他们选择抱团取暖,成立合资公司,整合资源集中运营。

  “柠檬物语”便是合作之后的产物。据王兵介绍,该品牌在天猫情趣内衣类目下排名top3。

柠檬物语情趣内衣

  在本土情趣内衣品牌极为缺乏的现状之下,依靠产业带优势和互联网,或许会有机会。歌文将情趣内衣产业比作户外运动,“不仅是服装,还会涉及到各种专业装备,情趣内衣也是。当供应链完整到一定阶段,市场会更细分。”

  -情趣内衣为谁而穿-

  多年的店铺运营,王兵看到了这些数据:消费者的客单价在50元左右,90%以上的人只穿一次就会扔掉;绝大多数人不会认准品牌购买,主要看款式;18-35岁的年轻女性居多,但50多岁的中年女性也不少;广东地区的人比较性开放,购买的人最多;70%左右的订单都由女性购买。

  而在数据背后,情趣内衣的消费群体间究竟在发生哪些故事?

  雷丛瑞碰到过不少“奇葩”买家。一位青年男性,连续两次花费1000元要求购买模特穿过的样衣;一位英国买家,让自己16岁的儿子穿上三点全露的情趣内衣,并晒了买家秀;一位印度的富二代,要求一次性买几十套情趣内衣,给公司的员工穿着……

  虽然无法理解,但雷丛瑞还是尊重他们的选择。只是碰到的次数多了,他有时候也会怀疑,情趣内衣是否生来就是为了取悦他人,是一种消费女性的产物。王兵倒觉得,这不过是个一次性消费品,没什么特别的。

  情趣用品与情趣终究是两码事。记者随机采访了解到,通过情趣内衣填补性的缺失,增加愉悦感,是当下很多年轻人的消费动机。

  一位30多岁的摄影师觉得,或许几年以后,自己会尝试买给自己的爱人。“这是一种娱乐和玩具,能够增进夫妻之间的感情。”

  在一位北京的90后男性媒体人看来,情趣内衣就是一件较为平常的服饰。“如果女性喜欢,自己穿给自己看,难道不可以吗?”

  “在特殊的节日或者情境之下,比如旅行、蜜月,或者婚后生活感觉平淡了,制造点意外小惊喜,不可或缺。如果有机会,我会自己去网上买。”一位女白领认为,这是出于女性自愿的立场,男性女性的身体都需要被取悦,跟香水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从市场角度来看,需求催生市场,而网络购买的隐匿性和私密性降低了消费者的羞涩成本,使之有了更大的生长空间。

  东王集镇政府向澎湃新闻提供的调研数据也在佐证,情趣内衣正在呈现出来的增长趋势。2016年双11,淘宝全网销售的情趣内衣超六成发自灌云。今年双11,灌云县情趣内衣在线销售额突破1.5亿元,同比增长37%。

  而对于女工们来说,她们离情趣内衣最近,却也最遥远。这些数据的增长不过意味着日夜不停歇的缝纫机哒哒声,以及每多生产一件产生的利润。

  • 华衣网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华衣网微信公众号
    服装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服装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 服装加盟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服装加盟微信公众号
    服装加盟分享平台
    连接服装品牌与服装代理商,全力打造中国服装网络招商加盟平台!
  • 童装圈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童装圈微信公众号
    童装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童装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 内衣圈微信公众号
    欢迎关注内衣圈微信公众号
    内衣行业资讯传播平台
    每日推送内衣行业最新动态、大事件、研究新文章等信息。

在线咨询